Lucy -The Eternity She Wished For


        

如果世界上有机器人能够像人一样微笑,一样哭泣,一样悲伤。

很难说这是一款怎么样的游戏把。
对于我为数不多的日式RPG游戏的经验来说,这款游戏无疑是十分出色的。无论是从小说的设计,绘画的画风,以及游戏的节奏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佳品,在我看来。
几乎没有什么难度,只要凭着自己的感觉走就能到TE。从头到尾玩下来,故事真的很棒,完全对得起好评如潮。感谢作者写了个这么好的故事!
然后是感想,剧透警告!!!!
男主是独生子,从小又缺乏关爱,在学校也就机械博士一个好基友,而且没有女朋友。这时候的露西对于他来说,真的就是黑暗中的一束光芒,真的再怎么依赖也不为过。但是在父亲看来,露西只是个机器,就是个假的,把她当人类来看,那就是石乐志,就是沉迷虚拟世界。
我并没有觉得这个游戏在歌颂人机恋,相反,游戏中似乎处处都在强调要把人类和人工智能划清界限。我们玩游戏时,都是把露西当成人类来看,但理性思考一下,露西确确实实只是个机器,只是很像人类的机器而已,除非我们能用科学彻底解释感情,否则我们就不可能用机器来复现感情。露西对主人的喜爱,是被编好的程序,露西服从主人的命令,也是她被设置好的原则,露西对主人的温柔也是她在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她最像人类的地方,就是她有喜怒哀乐,但这说不定也是从网上获取的信息,然后高精度地模仿而已。我们把她当人,可以说只是一厢情愿,或者说是在幻想而已。
想了想我自己,我跟男主的经历也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可能就是缺乏关爱,才会花那么多时间去玩游戏,看动漫,入宅。沉迷得深的时候,可以毫不羞耻地对旁边的人说XXX是我老婆,这时圈内的人会调侃一句死宅真恶心,圈外人会觉得我怪里怪气的,要是让我爸听到了大概会打断我的腿。可是,当我说出XXX我老婆时,可能在我眼里,她真的就是存在的,哪怕她是虚假的,但是或许是她的一句台词,她的一个笑颜,她的一个举动让我感觉到了温暖,关爱,还有鼓励。哪怕是这种虚假的安慰也并不比真实存在的要差。我设想了一下,要是哪天我爸把我的手办给砸了,我估计也会精神失常几天www。
不过怎么说呢,纸片人的甜言蜜语,人工智能的温柔关爱,这些确实能够安慰空虚寂寞的心灵,但是这也只是暂时的而已,如果沉迷其中,那就是整天活在梦里了。我们试想,如果露西真的陪伴了男主一辈子,男主以后会去娶妻生子,事业有成,走向人生巅峰,或者说努力钻研学习,不分昼夜地工作,然后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大师吗?难说。
幻想还是要有的,毕竟现实生活处处不易。但是幻想只是舔一舔伤口,缓解疼痛而已,真正能治愈伤口的,是去正视现实。

中年男人有些疲惫的跟在少女的身后。

年仅三十几岁的他竟有了几丝白发,他低着头,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喃喃道:“难道这么多年的努力…也终究无法挽回了吗…”

中年男人呆呆的抬起头看向少女,少女的衣服虽然有些宽松,但依旧勾勒出近乎完美的曲线,那简单的裙子,更是衬托出那修长笔直的长腿。

她背着双手,一缕银发如瀑布般洒下,披在肩上。

望着眼前这有些依旧动人的少女,又打量了周围,那中年男人深深的叹了口气,眼中似乎有着泪光打转。

在他年轻的时候,也正是机器人刚刚流行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对机器人完全没有好感,可就在这里他奇迹般的遇到了一台损坏的机器人,不知一时头脑发热还是怎样,他竟然把机器人带回了家,到了家他才发现,这台机器人和那些只会重复程序设定台词的机器人不一样,这台机器人仿佛是真正的人类女孩一般,会自由自在的露出笑容,会坦露自己的心声,会难过…

她叫…露西。

日久生情?

也是因为单亲的他平时和父亲交流的很少,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将身边的少女机器人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虽然他不愿承认这一切,可慢慢的,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离开她。

而这一切,遭到了他父亲的极力的反对,从骨子里反对机器人的父亲坚决要把她从家里赶走,并对露西各种刁难,因此,平日里从未与父亲顶过嘴的他,和父亲大吵数次。

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他的父亲,在他去上学的时候,将露西用火点燃…

那天,放学后的他依旧如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他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安,那一丝不安的念头便是来自于露西,这股念头促使他加赶忙快了回家的脚步……

“露…露西…”

一路小跑到达家门口的他,第一眼便是见到站在家门口的露西,只不过现在的露西,已经浑身是燃烧着的火焰,旋即一个在他心里万分沉重的名字从干涩的嗓子里一字字的蹦了出来…

“啊啊啊!”

旋即他犹如疯子一般撞开了门冲进家里,良久后,随着一罐灭火器被扔在地上,露西身上的火被灭掉了。

他眼中带着一条条血丝,浑身颤抖的跪抱着极其虚弱的露西。

“主人…对不起… 我没有保护好自己… 我只想…用这最后的时间,在门口最后一次等主人回家。

露西脸上的笑容,显得凄婉至极,声音不断的变弱。

“你在说什么啊?!”

他颤抖着,紧盯着露西,喃喃道;“你一定还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露西看着他,仿佛是看穿了他心中的奔涌,她轻咬着嘴唇,哽咽的道:“露西只希望…露西走后,主人能好好的与父亲生活…”

露西美目通红,泪花在其眼中凝聚着。

只希望他能与父亲好好的生活。

他如遭雷击,依旧是熟悉的一句话,简简单单的要求,却是让他有着被撕碎心的剧痛之感。

“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他颤抖着,再度重复那句话。

“对不起…”

随着声音落下,露西冲着他轻轻一笑,那笑容无比凄婉,旋即她双眼缓缓的闭上。

……

静,除了秋风吹过,就只剩下呆呆跪坐在地面的他和被抱在怀中的露西…

甚至连他的喘息声都不曾存在…

“回来啊!”

“你给我回来啊!”

“露西!”

下一刹那,无数血丝,瞬间纷纷的绕上了他的眼球,他疯狂的咆哮着,那嘶吼的声音犹如野兽一般响彻在天空中。

而他的视线,也是伴随着泪水的落下,开始变的黑暗,意识,开始模糊…

在那视线即将彻底模糊间,似是有着一道身影浮现而出。

她背着双手,银白色的秀发披在肩上,那张俏脸之上,布满着皎洁而天真的笑容。

一如多年之前,露西的样子…

……

当他醒后,与父亲彻底断绝了联络,放弃了学业,抱着露西到各个地方,想要“救活”露西,因为露西在他心中的地位…几乎超越了父亲…

可因为芯片烧毁的太过严重,在辗转了数十个地方之后,他被告知,现有的机器人修复技术,对此,无能为力…

在那一瞬间,他的内心几乎停留在崩溃的边缘,濒临崩溃,如今最顶尖的机器人修复技术都没办法救活露西,那他,该怎么办啊,而就是在这股绝望之下,他萌生出了一个在那时无比疯狂的想法。

既然现有的技术无能为力,那我便…创造一个能修复露西芯片的技术好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独修机器人专业,在无数羡慕与嫉妒的目光中走到了这片领域的最尖端,最后到全世界去交流机器人的修复技术,而这一努力,便是十五年之久。

十五年之后,整个机器人领域都是有着他的名头,但他的心中却是只有着一个念头,我要救活露西!

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将露西修好,可之后的露西却好像丧失了全部的记忆,以至于完全不记的他,这件事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给他的打击无以言表。

“整整十五年啊…”

随着中年男人的回忆,他也是渐渐哽咽了起来。

原本这种办法,这种办法是可以办到的啊!我努力了十五年啊!

“怎么会…”

而正当中年男子自言自语时,前面一道轻柔又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

“主人,好久不见…”

那中年男子呆呆的闻着声音望去,霎时间,泪水犹如洪流一般冲出眼眶。

“露西…是你吗?”

他用颤抖着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询问道,生怕那声音只是一丝幻听。

“嗯。”

闻言,少女的轻轻的应了一声,四目对视,她的眼眶也是再也抵挡不住泪水的冲击…

“我好想你啊…”

中年男子冲了上去,紧紧的抱住少女,此时的他犹如无助的孩子一般在少女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这时的他若是被熟悉他的人见到定会惊讶到合不拢嘴,在他们眼中那平日里只有一副表情和态度的博士竟然还会有着般状态?

“我…我好想你啊…好想你啊…”

十五年岁月的冲刷,加上他内心的疲惫,使白发出现在本不应该出现的年纪。

这十五年里他谈何容易?从最初一个普通的学生一跃成为世界上最为顶尖的机器人专家,可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为了这一刻,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了……

“露西也…好想主人…”望着他这副罕有的脆弱,露西也是伸出纤细玉臂,轻轻的将中年男人抱在怀中,声音轻柔,犹如呵护错若的瓷器。

“可是我老了啊,不像你,依旧如十五年前那样。”

中年男人深深的叹了口气苦笑道,他终究,还是敌不过岁月啊。

闻言,露西也是微微一怔,旋即抱着前者的双臂更加用力。

“那又怎样,我们的回忆不是都还在嘛。”

露西笑了笑,将嘴贴近中年男人的耳边轻声道:“请主人答应露西…再也…永远…不要离开露西。”

“嗯。我决不允许,任何人,再将你我分开。”中年男子轻声答道,心中却是无意间再次掠过一抹疯狂,如若他父亲再度阻拦他们,那他便断绝父子关系,如若这个世界阻拦他们,那他便….毁了这个世界吧。

闻言,少女嘴角轻扬,紧紧的抱住了他…

或许这就是…她所期待的….永恒吧。

不远处,一个女人推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老人白发苍苍,目光复杂的望着那紧紧相拥的两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旋即又是想到了什么,可最终老人还是摇了摇头,脸上掠过一抹自嘲的笑容,他一直想与自己的儿子和陪在儿子身边的那个…女孩…说出三个字,那三个字犹如千斤巨石般压在他的心底,可他等了十五年了,此生,怕是没有那个机会了…

老人身后的女人似是知道老人所想,弯下腰在老人耳边轻声道:“主人,只要您能说出口,我相信,他一定会原谅您的。

有些艰难的转过头,看着身边对她微笑的女人,老人张了张的嘴又合了上去,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没有出声,脸上的自嘲也是更甚。

“既然这样,那我便推您过去吧。”

看着老人的样子,女人一笑,便是推着老人径直走了过去。

“这……谢谢你了。

老人微微一怔,心底的那块石头也是悄然粉碎…

老人微笑着闭上了眼睛,以极小的声音喃喃道:“看来…好像已经没法离开你了呢…”

当老人话音落下时,身后的女人脚步却是徒然一顿,然后迅速恢复。

“怎么了?”

“我会…永远陪着您的。”

“呵呵,那就好…”

机器像人那样有情,而人们确像机器那样的无情……

还是觉得感慨良多吧。
就这样了。

既然看了33写的文章,不打算投喂一下再走吗?哼!